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纳维•皮莱女士的总结发言

“维也纳+20”会议

维也纳,2013年6月28日


阁下、
各位同事、
女士们、先生们,

谢谢你们两天来的努力。你们的贡献周到而有意义,而且时有煽动性,令人欣慰。

我想再次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实际上是我们所有人的感激之情——感谢奥地利政府给了我们这次机会,盘点自1993年在维也纳召开世界大会以来所发生的事件。我还要感谢奥地利政府的热情好客

这次机会来得很及时,以便各国——以及在座所有其他人权行为者——扪心自问是否一直忠实于《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二十年前提出的期望、愿景和承诺。此外,我们还可以检验我们是否一直忠实于《宣言和纲领》中特别提请注意的特定类别人群,包括妇女、儿童和少数群体。

为完成这一重要文件中所设定的目标,我们能来到这里,努力振兴我们的努力和抱负,做得更多,做得更好,加倍努力地工作,这样的机会极为宝贵。

我们一致认为,虽然实施《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的全球努力已经取得了大大超出许多人所意识到的成绩,但是其中也有相当大的差距和不足。

于是,这两天我们专注于对未来的展望。新生且时有动荡的挑战不断在我们迅速发展的世界中涌现:无论是气候变化,还是全球恐怖主义活动、现代世界中与移民有关的问题、对言论自由的威胁和对网络空间隐私的侵犯、或影响全球许多国家的不可预见的经济和金融危机。

有时,应对这些挑战的措施会引起很多人权问题,甚至多于这些措施所要解决的问题——反恐和紧缩措施就是两个明显的例子。

保持发展势头,并坚持《宣言和纲领》所制订的路线,对我们至关重要。我们必须拒绝对来之不易的、遵守基本人权标准的法律、标准和机构进行任何妥协。这些法律、标准和机构在过去半个世纪里建立,需要得到巩固、扩大和加强。

我相信,这次会议将被视为重振我们保护和促进人权的承诺。民间社会会议、特别程序会议和“维也纳+20”工作组讨论为知悉我们未来几年的战略提供了宝贵的建议。

同事们和朋友们,

在这些讨论期间,有许多有趣、有抱负且复杂的想法。我无意在此对它们做出评价。这些想法值得严谨的思考和分析。

《宣言和纲领》还远远没有被完全实现。它间接地(或在某些情况下直接地)促成了关键机制和机构的建立或扩大,而这需要我们一致的关注。我所指的是特别程序、人权条约机构、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国际刑事法院和普遍定期审议。

这些机制虽不完善,但都是令人瞩目的。它们需要我们进一步的支持,以发挥其潜力。我深信,那些淡化其重要性或轻视其表现的人,是目光短浅的。

我希望《宣言和纲领》的重振精神能够被注入目前正在进行的其他一些进程当中,例如:我们正在制定千年发展目标后(2015年后)的议程,一个强大人权方法是必不可少的。

我们还期待着今年十月份举行的关于发展和移徙问题的高级别对话。这对当前和未来数以百万计的移民,及其输送和接收国的经济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还有“里约+20”峰会的后续行动,多亏了在座许多人(包括我的员工和各人权机制)的努力,人权终于在今天晚些时候被提上了日程。众所周知,气候变化及其对环境的影响将给未来几十年和几个世纪带来巨大的挑战。它对世界上一些最贫穷和最边缘化的社区和民族的影响可能是毁灭性的。需要将人权的做法嵌入我们齐心协力应对这一影响子孙后代的巨大威胁的持续战斗中。

本周在这里举行了的民间社会会议,指出了需要集中我们努力的又一重大发展领域,即商业和人权,特别是跨国公司和金融机构的作用。

我们在本次会议和更广阔的世界中都看到了令人鼓舞的、打击有罪不罚现象的意愿——这不仅仅是针对那些对侵犯公民和政治权利负有责任者,也针对那些对腐败和经济管理不善负有责任者——而这随后导致了影响到许多个人、团体(在某些情况下整个国家)的金融灾难。

我知道,就新的问责法院和新的世界会议已有不少讨论。未来的各种可能性当然存在,但发展这些可能性不应该以牺牲现有的机制为代价,这些机制已经很好地为我们服务,而且可以服务得更好。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维也纳承诺已不是一天就能履行完的。

大部分的基本工作都已到位。问题主要在于实施、政治意愿和部署足够的人力与财力资源方面。另一个问题是如何在新技术、持续的全球化、新社会行为和其他迅速发展的现象中,运用我们现有的方法和资源。

我们必须让我们的规范、标准和工作方法适应变化的世界,这些变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迅速而复杂,而且后果难以预测。人权可以而且应该是道德和法律的稳定基石,让我们在这激动人心但又骇人听闻、强劲有力、犹如旋风般的变化中,牢牢地扎根于这一文明行为。例如,我们必须确保充分利用社交媒体的潜力,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广度,传播人权的价值和消息。

我欢迎本周在此开展的各种讨论中所出现的新思路。

我欢迎大会强调将人权放在与“发展、和平与安全”并列的位置,共同成为三大支柱。

最后,我欢迎大会认可了1993年维也纳所提目标的有效性以及在2013年仍值得为之战斗的观点。在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们深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都是为了更有修养、更加宽容、更加和平的下一代,为了留给他们一个比二十年前维也纳会议上所设想的长远人权愿景还要美好的世界。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