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问题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主席保罗·皮涅罗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第24届常会上的声明

2013年9月16日
 

主席先生,
各位阁下,

在叙利亚,战火依旧。全国各地的平民每天面对着政府军无差别的炮击和轰炸。许多城镇和村庄仍被围困,蓄意的酷刑行为在政府拘押中心出现。极端反政府武装组织在袭击北部省份时将平民作为目标。这些战争方法在平民之间散播了恐慌。数以万计的生命已经逝去。

冲突中绝大多数死伤都是由使用枪支和迫击炮等常规武器进行非法袭击所造成的。然而,8月21日出现涉嫌使用化学武器的事件后,关于是否采取、如何采取国际行动变得更加紧迫。

使用化学武器是战争罪。国际习惯法和众多国际公约都禁止这项行为。其中包括1993年《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这项公约将于2013年10月14日对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生效,而加入书已经在9月14日交存。

委员会正在等待调查对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使用化学武器事件指称的联合国调查团的报告,同时继续开展对袭击者的调查,并将根据我们的任务授权向本理事会报告。

今天,我要介绍叙利亚的最新发展情况,包括7月15日以来的侵犯行为。现有六百多万人成了难民或境内流离失所者。二百多万人跨过国境,在土耳其、约旦、黎巴嫩、伊拉克和其他地方寻找安全的环境。还有几百万人离开家乡,冒险躲开炮火和无处不在的检查点,在叙利亚境内寻找庇护所。近期出于人道主义目的的财政承诺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但也未能满足叙利亚人、支持叙利亚人的机构以及慷慨的难民接收国日益增长的巨大需求。

政府继续无休止地在全国进行高空轰炸和炮弹袭击。我们在所有14个省份中的12个记录到非法袭击事件。轰炸在大马士革、霍姆斯和阿勒坡市区及其郊区最为猛烈。大批军火仍然落在平民区,尤其是在伊德利卜省。

8月26日,位于阿勒坡农村地区的奥拉姆艾尔库博拉镇(Awram al-Koubra)发生袭击,幸存者详细描述了政府军战斗机如何投下一颗燃烧弹。在随后的大火中,八名学生当场死亡。另有50名14-17岁的少年严重烧伤,最多达到全身80%的烧伤面积。不少人几无生还可能。并无证据表明学校附近有反对派军人或合法的攻击目标。

政府军继续以围困战略作为战斗的方法。政府军包围了大马士革东郊的古塔(Al Ghouta)和德拉的那瓦(Nawa),设立军事检查站禁止食物、水、燃料和药物进入这些地区,给平民造成了毁灭性的后果。围城侵犯了受困人群不可贬损的基本健康、生命、食物和人格尊严权。

逃往霍姆斯等动荡地区的境内流离失所者尤其脆弱。他们面对如影随形的轰炸,还冒着在政府检查站被任意逮捕和非法拘押的风险。在南部各省,贝都因人社区遭受到更多袭击,包括非法杀害行为,因为他们被视为武装反对组织的支持者。

儿童占了平民伤亡的大部分。他们遭到任意逮捕和酷刑。儿童也和成年人一起被非法拘押在牢中。政府应该采取措施,释放被拘儿童或将其转到少年司法系统,以符合公平审判和儿童权利的要求。

政府军不断对医务人员和医院发动袭击。我们在题为“叙利亚针对医务工作的袭击”的会议室文件中详细指出,把“歧视性地剥夺健康权”作为战争武器已成为此次冲突令人心寒的特征。对医院的最近一次袭击发生在9月12日,政府军飞机攻击了阿勒坡的一所战地医院,据报导致11人死亡,几十人受伤。

反政府武装组织也对医务人员和医院发动攻击。8月16日,叙利亚人民胜利阵线支持者的战士、伊拉克军人和大马士革组织(Al-Sham)在阿勒坡省袭击了库尔德红新月会的一辆救护车。救护车司机、一名病人和一名医务人员死亡。这类事件未能尊重医务活动的神圣性,病人和伤者成为目标,这正在变成令人痛心的现实。

记者在叙利亚开展工作也面对着越来越大的危险。令人不安的骚扰、逮捕和拘押记者——尤其是外国记者——的模式已经出现。在过去六周已经收到若干极端反政府武装组织绑架记者的报告。

在叙利亚北部,极端反政府武装组织的犯罪和虐待行为暴增,并有外籍军人大批涌入。该地区所有部队现在都由进入叙利亚的外籍军人组成,其中支持者组织(Al Muhajireen)最为活跃。

目前已经获悉多起涉及非法杀害事件的报告,包括有关在阿萨尔(Khan Al-Asal)处决政府军俘虏的记录,以及在泰勒阿拉伯(Tel Arab)、泰勒黑塞尔(Tel Hasel)和泰勒艾卜耶德(Tel Abyad)杀害库尔德平民的记录,根据报告,这些事件都在七月末发生。八月初,北部拉塔基亚(Latakia)地区的阿拉维(Alawite)村庄出现了大规模杀人事件的报告。这些事件正在调查之中。哈塞克省(Al Hasakah)已遭受了一波汽车炸弹袭击。袭击不仅杀害了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成员,还有许多平民。

北部阿勒坡、拉卡(Al Raqqah)和哈塞克有几百名库尔德平民被极端反政府武装组织扣为人质,用于交换囚犯。七月底在北部拉卡的泰勒艾卜耶德镇,库尔德平民被伊拉克和支持者组织扣为人质。

数千叙利亚库尔德人在过去两个月进入伊拉克北部和土耳其南部。他们不仅为了逃离战争,还是为了远离叙利亚库尔德地区日益恶化的人道主义环境。敌对行为对叙利亚人的社会-经济权利造成影响,这已成为流离失所的驱动力量。

由于未能产生解决方案,致使各方愈加强硬且冲突深化,还扩大了冲突范围——涉及新的行为者和无法想象的罪行。法律或道德都未限制各方的行为。

有影响力的国家有义务确保冲突各方遵守战争法。向所有各方供应武器已经导致冲突升级,并危及对平民的保护。军备转让不应该出现,它们可能被用于危害人类罪、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或战争罪。在叙利亚,这是一个悲剧的现实。

日内瓦在最新的外交努力中承诺建立一个框架,在这场变得越来越不可预测的战争中将化学武器排除在军火库外。此外,我们也看到了一个遥远的希望:这样的对话可能——但也仅是可能——成为更广泛协商的基础,从而形成冲突的政治解决方案。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