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厄立特里亚人权状况问题特别报告员希拉•基塔鲁斯(Sheila B. Keetharuth)在结束对突尼斯与马耳他的访问之际所做的声明(2013年11月11至20日)

日内瓦2013年11月25日——联合国厄立特里亚人权状况问题特别报告员希拉•基塔鲁斯对厄立特里亚猖獗的侵犯人权行为表示严重关切,这些行为造成成百上千人逃离该国,前途未卜。

“我呼吁厄立特里亚政府遵守人权义务,立即停止该国的侵犯人权行为,”基塔鲁斯女士于2013年11月11至20日对突尼斯与马耳他进行正式访问,她在访问期间的一次采访后强调。她的调查结果将载入将于2014年6月提交至人权理事会的第二份报告中。

特别报告员指出导致厄立特里亚人逃离自己的国家的主要原因被指是无限期的国民服务。“无限制的国民服务系统将厄立特里亚人置于绝望的处境之中,他们被迫承担寻求自由和安全港的巨大风险,”她指出。许多在访问期间被她采访的人说,他们在原则上同意参加最初设想为为期18个月的国民服务,以支持国家的发展和重建。

确实,《公告82/1995》第8条要求人们参加6个月的军事训练和12个月的实际军事服务,总计在军队执行18个月的发展任务。然而,受到采访的厄立特里亚人极度排斥目前被延期至无限期的强迫国民服务。由于至今还没有全面复员的期限,许多人决定逃离。

厄立特里亚的年轻男女们未满18岁便变被招入强制性的国民服务,他们的人权受到严重侵犯。军队中的惩罚往往导致酷刑、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以及在不人道条件下的拘留。女性尤其容易受到军官的性虐待。特别报告员说:“这些侵犯行为完全没有受到责罚,受害者没有任何方法或程序将肇事者绳之以法。”

教育是一项人权;但是在目前的教育系统中,只有11年级后在萨瓦军事训练营完成了军事训练的人才能重返学校。一个受访者说:“我们在萨瓦的遭遇让我们能够面对穿越沙漠和海洋的危险。我不愿意参加军事训练和国民服务是因为条件艰苦,没有期限,还没有灵活度,完全是非人类的。”

特别报告员补充说有宗教原因或良心抗拒的人也被迫加入军队,而在国民服务中任何宗教的行为是被严格禁止的。义务兵和士兵只得在充分裁量的基础上请假,而这有很大的任意性,假期不得超过12个月,不允许回家。

由军警开展的定期搜捕旨在抓住那些被认为适合服役的人,逃离军队的人和躲避服兵役的人。逃兵的家属会遭到的报复非常严重,他们需要支付5万纳克法(将近3350美元),大多数厄立特里亚人都无法支付这么多钱,于是一名家庭成员会被无限期拘留,直至金额付清。

在国民服务中,厄立特里亚人被分配到各个领域工作,包括公共管理、教育、医疗、农业和建筑业。国民服务的收入非常低,根本无法支撑家庭。

她采访的多数人提到他们国家艰难的经济社会处境;然而,他们指出,为了获取食物和饮用水的苦苦挣扎,医疗和电力的缺乏也没有让他们想到逃离。基塔鲁斯女士解释道:“迫使厄立特里亚人举家逃离,寻求庇护之地的原因其自由和人身安全权被完全剥夺,而该国政府也承认这是一项基本人权。”

访问期间她遇到的许多难民是在逃离途中,在海上获救的。联合国难民署突尼斯办事处自2012年9月以来新登记了667名难民,他们是从地中海的船难中获救的。自今年以来,2008名寻求庇护者乘坐21艘船来到马耳他,其中23%是厄立特里亚人。特别报告员肯定了两国加强对寻求庇护者的海上营救的努力,保护了船难生还者的生命和自由权。

厄立特里亚对基本人权的践踏造成一个月中2000至3000人逃离该国,即便逃离途中充满威胁生命的风险。2012年,联合国难民署的关注的厄立特里亚受影响人口达到305723人。

这些在海上获救的难民明知穿过撒哈拉沙漠与地中海的巨大危险。然而即便生命受到威胁,他们还是觉得铤而走险,因为他们已经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一个年轻人告诉特别报告员:“我们知道穿越沙漠和海洋的风险,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做出这种决定。我们实在别无选择。”

基塔鲁斯女士呼吁保护这些冒着生命危险寻求庇护的出逃人士。

特别报告员说,使得脱逃者做出抛弃家庭和祖国的艰难决定只能由该国无法忍受的人权状况来解释。她督促国际社会听取厄立特里亚别无选择的人权侵犯的受害者的意见,了解难民状况的根本原因。

她还重申停止厄立特里亚和第三方国家的双边或其他协议的重要性。这些遣返脱逃的厄立特里亚人的协议将他们置于迫害、酷刑、不人道待遇和强迫无限期兵役的风险之中。

自2012年上任以来,特别报告员数次向厄立特里亚发出访问请求,至今未获批准。因此,专家向离开厄立特里亚的人士搜集第一手信息。她重申访问该国以评估该国人权状况的要求。

特别报告员感谢突尼斯和马耳他对她的任务的支持,并感谢两国允许她在其领土上采访厄立特里亚人。最后,特别报告员特别感谢了所有与她分享个人遭遇的人士,他们在追求安全和争取人权的过程中,有的经历了非常悲惨的遭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