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贫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在联合国大会第68届会议上的声明

纽约,2013年10月23日

主席先生,各位阁下,尊敬的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

很荣幸能向联大提交我作为赤贫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的第六次报告,这也将是我提交的最终报告。

当我在五年前承担这项任务时,金融危机正动摇着全球经济的命脉。时至今日,世界上的贫困人群仍蒙受着这次危机的恶果,在许多国家,贫困和不平等问题比几年前更加严重。多国政府采取的紧缩政策也进一步加剧了这一趋势。各国在十多年前作出的要不遗余力地将所有人从不幸而非人道的赤贫状况中解救出来的国际承诺仍是一纸空文。

然而,我们也看到了一些进展。不平等问题在许多国家的政治议程中似乎已获得一席之地。随着千年发展目标订立的2015年期限临近,世界各国领导人在讨论如何巩固和扩大取得的进展,这是在消除贫困和不平等方面取得真正进展的契机。

目前各方已明确认识到尊重所有人权不仅是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必要前提,对整体发展也至关重要,我对此感到深受鼓舞。各方还广泛达成以下共识,即为妇女赋权和实现其权利是在家庭、社区及整个社会层面上消除贫困的重要前提。

我相信,如果积极努力在改善妇女人权状况和实现性别平等方面作出有意义且可衡量的承诺,2015年后全球发展议程将大大改善那些被抛下的人们的生活。

我今天提交的报告意在提请大家注意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我们社会的基础,对经济增长、社会发展和福祉都至关重要,却一直被政策制定者所忽略。

我想提出的是无偿护理工作的不平等分配问题,这也是实现妇女权利、公平发展和性别平等的主要障碍。

世界各地的妇女从事着绝大多数的无偿护理工作,如做饭、打扫卫生、照顾孩子和老人、取水和燃料。如果将无偿工作考虑在内,所有国家中妇女的工作时间都比男性更长,但其获得的报酬或承认却比男性更少。

生活在贫困中的妇女通常在无偿护理上花费的时间更多,因为她们无法负担省时的技术、外界帮助或难以获得节省时间和精力的服务和基础设施。

如果忽略谁做饭、打扫卫生和从事家务劳动的问题,“妇女赋权”也就无从谈起。在没有支持和承认的情况下从事无偿护理工作会限制妇女和女童摆脱贫困、享受与男性同等权利的时间和机会。护理工作是一项社会和集体责任,应在男女之间、国家与家庭之间、穷人和富人之间实现更加公平的分配。如果我们真正希望为妇女赋权,我们必须确保无偿护理工作获得更大的重视、支持和分担。 

主席先生,

现在已经到了承认无偿护理工作分配不均是重要人权问题的时候 - 有关男女在社会和家庭中角色的歧视性性别陈规定型更加助长了这一现象。这方面的不平等是妇女在许多其他方面受歧视的根本原因,因此也对性别平等问题具有更广泛的影响。如果我们认同性别不平等和歧视是影响人权和社会发展的重要问题,我们就必须重视无偿护理工作。

此外,妇女生活中过于沉重的护理责任构成了她们与男性享有同等人权方面的重大障碍,甚至直接影响其享有人权。

无偿护理工作从多方面限制了妇女从事有报酬、体面工作的权利。沉重的无偿护理责任不但使妇女根本无法工作,还使之更可能被迫从事低薪酬的非正式工作,损害其从事体面工作的权利。当孕妇或母亲因外界对其护理职责的歧视性假设而失去工作,其工作权也受到直接侵犯。

受教育权方面的影响从幼年开始,对女童的生存机会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女童们可能因为家庭护理工作辍学,或因为这些任务影响到她们投入学业的时间和精力,使她们在学业上滞后于男孩。在之后的生活中,妇女也往往因为护理工作而更少获得培训和继续教育的机会。

健康权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个人在不损害身心健康的前提下能提供的护理服务是有限的。无偿护理工作通常艰巨而紧张,还可能导致情感上的困难和危险(例如暴露在传染性疾病、厨房油烟和烧伤的风险下,在取水或者采集燃料时遭受袭击等。)此外,担负着沉重的无偿护理工作的妇女由于缺乏时间或金钱,可能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保健。

享受社会保障的权利也受到负面影响,这意味着在许多社会中,妇女倾其一生照料他人,却只换来贫穷作为报酬。

无偿护理的沉重负担还对享受许多其他权利产生负面影响,如结社自由、获得水和卫生设施的权利等。

其中最为关键的是参与权。护理工作的家庭局限性、男性不能分担且缺乏支持这些工作的服务成为障碍妇女进一步参与公共和政治生活的重要因素之一。

对于那些每天跋涉数英里取水和采集燃料的妇女,还有那些在下班回家之后仍需承担漫长艰难的“第二工作”的妇女们而言,教育、保健甚至休闲时间都成为难得的奢侈。她们所从事的不平等且繁重的工作正严重影响着其权利的享有,并成为实现性别平等的主要障碍。

尊敬的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

人权衍生出责任和义务。我在报告中解释了现有人权标准下国家在无偿护理工作方面的义务。我想传递的主要信息是:国家有责任采取行动。为实现性别平等和妇女平等享有权利,各国必须消除无偿护理的承重负担和不公平分配现象。我今天提交的报告呼吁各国,无论其发展水平如何,都应将护理工作视为一种社会和集体责任,并提供此方面的具体建议。从平等立法到投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不同的国家应考虑到其在实现性别平等方面面临的具体挑战,在各种不同的领域采取行动。然而,在所有情况下,政策制定者都必须从护理的角度出发: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始终检查任何特定政策或干预是否会对无偿护理工作及其性别分配比例产生影响,是否间接强化了护理工作是妇女的唯一责任或者相反挑战了负面的性别陈规定型观念。

带薪产假、育儿假和弹性工作等劳工权利无疑是至关重要的。然而,对于贫困妇女而言,政府在减少和重新分配她们的无偿护理工作和促进其权利的享有方面可以采取的最重要的行动是改善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

通常情况下,生活在贫困中的妇女不能或难以获得足够的公共服务-尤其在农村地区或非正式居所中。因此,这些妇女不得不承担更多的无偿护理工作:如照顾病人、老人、儿童、残疾人,取水和采集燃料等。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每年妇女和女童用于取水的总时间高达400亿小时,与法国全国劳工工作时长相同。缺乏像样的道路和公共交通使得前往工作、医疗中心和学校的时间变长,这进一步剥夺了妇女们的时间。

相反,如果国家积极改善贫困地区公共服务的质量和可及性,贫困妇女的时间和潜力可用于就业,教育,参与社会、文化和政治生活中。这将实现更大的平等、权利的享有和赋权。

尊敬的各位代表,女士们,先生们,

总而言之,现在就是国家、人权倡导者和发展行动者认识到无偿护理工作的重要性及其对贫困、不平等和人权影响的时候。

这是我们所有社会面临的共同问题。近20年前,《北京宣言和行动纲要》强调了消除有偿与无偿工作在男女之间的不平等分配的重要性,指出这是实现性别平等的重要步骤。不幸的是,这一宣言带来的甚微。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妇女倾其一生的护理工作仍只换来贫困作为报酬,而妇女和女童提供的无偿护理仍被视为取之不尽的免费资源。

事实上,世界各地的护理人员目前正受到各种趋势和现象的压力。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紧缩政策通过缩减社区服务,卫生预算,老年人、儿童和残疾人的护理服务,增大了对家庭护理的需求。与此同时,许多艾滋病蔓延的国家不在医院或社区中提供更多国家资助的医疗保健和临终关怀,而是依靠“家庭护理”,而这些护理仍由生活在贫困中的妇女以牺牲收入或其他机会为代价来提供。

通过这份报告,我希望能够使人权倡导者和政策制定者认识到:承认、减少和重新分配无偿护理工作必须成为争取性别平等的核心支柱。如果没有各国在此问题上的共同努力,生活在贫困中的妇女将不能充分而平等地享受发展的惠宜和她们的人权,而贫困也将继续代代相传。

在此方面,如果将有关无偿护理工作的承诺加入2015年后发展议程,并鼓励各国在设立和追求与就业和社会保护相关的目标时考虑到护理经济,2015年后议程在消除贫困、解决不平等问题和促进人权的享有方面的潜力将大大提高。护理必须被理解维一种社会和集体责任,这对在所有国家实现基于人权的发展和消除贫困都至关重要。

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