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结束对也门的访问

萨那,2013年10月3日

上午好,感谢各位的光临。

这是我作为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首次访问也门。正如各位所知,我曾于2004年至2008年在此地担任联合国驻地协调员,度过了愉快的四年,我很开心能回到这里。重返萨那(Sanaa)让我十分喜悦,但很遗憾我未能如期前往亚丁(Aden),会见也门另一地区的人民。

本次访问也门的目的是与政府官员和伙伴开展会谈,商讨也门人权状况,以及本办事处能够如何协助该国经历当前的过渡期。

我也有幸参加了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驻也门办事处的落成仪式,该办事处在2012年3月开始运作,现在共有12名人权事务工作者处理全国的问题。我们的工作人员与国家机构和民间社会伙伴密切合作,并与个别民众互动。我要感谢也门国家当局积极协助联合国也门人权办事处的工作,还要感谢联合国驻地协调员和联合国的姊妹机构的大力配合。

也门在过去两年里经历了巨变。这是一段艰难时光,也是人民站到一起、开创性地发起国家对话的时刻。这些努力旨在通过对话寻找办法,解决该国的众多挑战。也门当前的政治过渡明显处于关键的路口,而全国对话会议是一项喜人的举措。这是也门能够引以为豪的一项进程,也确实为该地区其他国家的和平过渡树立起榜样。

我们期待全国对话会议不久之后能够顺利闭幕,期待国家对话中提出的建议,最重要的是,期待当局迅速落实建议。

我承认应该对公民和政治问题设置适当的优先级,我也鼓励当局注意经济与社会问题,乃至也门人民的基本需求。该领域得到适当关注并取得成果是至关重要的,这样才能与顺利完成政治对话相辅相成。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接下来的制宪进程应适当考虑人权。我很高兴地得知,哈迪总统(Abdu Rabbu Mansour Hadi)已经庄严承诺,修订的宪法将载有全部国际人权公约。针对妇女权利、儿童权利和也门边缘群体(Muhammasheen)的权利,制宪进程应传递有力的信息。

我要强调一下在这个过渡阶段取得的许多积极成果。首先,正如之前提到的,我对当局开展国家对话、采取全面的措施、讨论能够实现国家稳定的问题表示称赞。

第二,我期待通过一项法律规定最小结婚年龄,据我了解,国家对话中确定的年龄是18岁。国家对话也建议将18岁设定为成人的年龄。我强烈希望国会和总统能支持这些提案。

第三,我要祝贺当局通过关于终结雇佣童军行为的行动计划,以及有关批准《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和《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提案。另外我还了解到,有关建立国家人权机构的法律草案将递交内阁和国会等待批准。这个极为重要的机构应得到充分的任务授权,任命独立而可信的成员,并获得充足的资金来开展活动。

现在我想谈一谈其他问题,我认为在这些问题上取得的进步并未达到预期。在过渡时期司法与国家和解法律草案方面,进展甚微。目前至少已有两份草案,但各方对法律的定稿还没有达成一致,国家对话中过渡时期司法工作组的建议尚未得到落实。我在此前所有的会议中都重申了我所关切的问题,也就是要解决2011年及之前的人权侵犯问题,因为这对重建民众信任十分关键。也门能从整体而全面的过渡时期司法方案中受益,这种方案旨在解决遗留的侵犯问题,为该国的历史书写新篇章。

此外还令我感到遗憾的是,针对2011年事件设立的调查委员会的成员仍未确定。我曾强调,成员必须正直、独立而专业,我也重申,人权高专办随时准备提供必要援助和技术指导,为落实过渡时期方案和委员会执行任务提供支持。

在过去多年里,司法部门的自由、独立和公正性多次受到检验。司法部长、检察长和最高司法委员会都强调了司法部门面临的重大挑战、资源和人员的缺乏以及国际人权标准领域能力建设的重要性。我已向也门司法系统提供来自人权高专办的帮助,以期在国内充分重建并增强法治。

在少年刑罚制度、也就是处决未成年谋杀犯方面,也存在着重大挑战。人权高专办的立场依然是:应该废除死刑。而在此之前,也门应该确保小心地尊重正当程序权利,包括在死刑案中的公正审判保证,从而确保未成年人不会受到死刑。我要特别提到未成年死刑犯,以及另一些未成年人——若不采取行动,他们有很大风险被判死刑。这里主要有两大相关问题。首先,需要加强专门法医委员会,当局在裁定可能涉及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时,应该更多地求助法医委员会。第二则是出生登记的问题。需要作出重大努力来改善国内出生登记率较低的情况。这对许多人权问题的影响都是积极的:有助于确定待婚女童的年龄,有助于确定涉及谋杀等严重犯罪的未成年人年龄,有助于武装部队履行承诺、避免征召未成年人入伍。

过去五年中,我与哈迪总统、总理、外交部长、法律事务部长、人权部长、司法部长和内务部长、舒拉委员会成员和国会发言人、检察长和最高司法委员会主席、以及亚丁省省长讨论了这些问题。我也和民间社会成员、全国与国际社团成员、以及联合国秘书长也门问题特别顾问等外交使团的成员等开展会谈。我也有幸听取了人权侵犯受害者、失踪者亲属和被拘者亲属所关切的问题。另外,我和边缘群体代表进行了会谈。

在访问中,我有幸与众多出色的个人和组织会晤。我特别要向两位法官致以最诚挚的感谢,他们开展工作,致力于也门南部的财产委员会与解职委员会问题。我对两位法官工作的数量和繁杂程度印象深刻,也牢记着他们完成任务的热情。他们的努力只是第一步。落实他们的建议是重建也门南部人民信任的关键。

总而言之,我带着复杂的心情结束了对也门的访问。我召开了一些精彩的会议,听取了一些重要的意见,但前方的道路依然曲折。建设也门的未来,不能对旧的侵犯行为有罪不罚——不论侵犯发生在何时何地。

我敦促总统和政府作出额外的努力,确保人权不会成为政治目的的牺牲品。相反,人权应该写入也门的宪法和法律,并有效落实。

谢谢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and media requests, please contact Rupert Colville (+ 41 79 506 1088 / rcolville@ohchr.org); Ravina Shamdasani (+41 22 917 9169 / rshamdasani@ohchr.org ) or Cécile Pouilly (+41 22 917 9310 / cpouilly@ohchr.org)

UN Human Rights, follow us on social media: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unitednationshumanrights
Twitter: http://twitter.com/UNrightswire
Google+ gplus.to/unitednationshumanrights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UNOHCHR
Storify: http://storify.com/UNrightswire
Check the Universal Human Rights Index: http://uhri.ohchr.org/en

Watch “20 years of human rights - the road ahea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4XDHX5fkxFg&feature=share&list=UU3L8u5qG07djPUwWo6VQV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