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教育:美好未来的关键

各项国际和区域人权文书确保了人们享有受教育的权利,这是每个人,无论年龄、性别和其他因素,都应享有的基本人权。

2013年10月11日,国际社会将迎来第二个国际女童日。为此,在法律和实践中歧视妇女问题工作组i、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委员会ii与五个区域人权机制的代表iii于10月1日首次在日内瓦共聚一堂2,为女童因多种不合理原因而被剥夺受教育权利大声疾呼。

今年的主题是“女童教育的创新”,人们能够借此机会盘点女童教育的困难和解决困难的创新方案。毫无疑问,女童教育是发展的战略性投资,也是社会进步的催化剂。2013年千年发展目标报告表明,发展中国家在普及初级教育方面有了显著进步。虽然辍学人数大幅减少——由2000年的1.02亿减少到2011年的5700万——但是初级教育和中等教育在入学方面的性别差异依旧巨大,在高等教育中问题更加突出。在某些地区,女童占失学人口的比例高达55%3

造成女童难以广泛参与各级教育的原因包括家庭负担过重、男权思想使得女童教育的价值被低估、女童在学校内外遭受性暴力的威胁、早婚逼婚和少女怀孕等。

其他影响女童获得初级教育的因素来自宗教、政治、文化上的陈规定型和其他意识形态。14岁的巴基斯坦女学生马拉拉•尤萨福扎伊(Malala Yousufzai)是一名教育活动家,2012年10月9日她被人企图暗杀,险些丧命,她的故事应当引起人们的注意,提醒我们女童教育还面临着巨大挑战。然而更重要的是,马拉拉倡导女童受教育权利的勇气和决心激励了全世界成千上万的人,他们共同呼吁保障儿童教育,尤其是女童教育。

通过普及各级女童教育、促进女童入学的权利、防止歧视,我们可以提高女童的入学率和出勤率,这应是我们所有人的义务。为了普及女童教育,我们需要:至少提供初级的免费义务教育;提高家长与全社会的意识,使其认识到女童教育的益处;为家庭提供经济支持,以支付女童教育的附带花费;设计临时特殊方案,确保女童能够学习女性参与人数较少的科目;设立提供卫生设施和安全环境的学校,在校内和往返学校途中,禁止性暴力和骚扰发生。

要想通过创新确保教育中的性别平等,或确保教育推动性别平等,我们就需要改革,提高各级女童教育的质量。创新的方法包括:打破课堂的性别隔离,促进女童学习非传统学科,如数学、科学、技术和非女性化的职业技能;将教学方式从说教形式变为引导形式,使女童在学习中更加积极、自信和果断,从而为女童赋权;消除课堂、课本和辅导材料中引起男权思想的性别成规定型观念;在教师培训中加入必修课程,从而提高教师对校园中性别机制的关注,使其了解什么样的课堂行为能够传播或加深男童女童的传统性别社会化观念。

在会议中,各个国际和区域机制督促各成员国、民间社会组织、私营部门和全球决策者快速采取行动,消除女童教育的障碍,尤其是在上述领域寻求创新。将女童排除在教育系统之外,这是女童自身、她们的家庭和全社会的巨大损失。让我们行动起来!

说明:

1. 包括但不限于《世界人权宣言》与《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等国际层面的文书;《美洲人权公约关于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领域的附加议定书》、《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宪章》、《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宪章关于非洲妇女权利的议定书》、《保护人权与基本自由公约第一议定书》等区域层面的文书。另外,千年发展目标和达喀尔行动框架中的全民教育(EFA)也确保了该权利。全面教育在内容上补充或促进部分千年发展目标,尤其是在2015年达到普及初级教育和实现教育公平的目标。

i. 在与区域人权机制就妇女问题的讨论会上

ii. 详见:http://www.who.int/topics/millennium_development_goals/gender/en/

iii. 在法律和实践中歧视妇女问题工作组由五位来自世界各地的独立专家组成:弗兰西斯•莱迪(Frances Raday),(以色列/英国)主席兼报告员;艾姆纳•奥义吉(Emna Aouij),副主席(突尼斯);帕特里夏•奥拉门迪•托雷斯(Patricia Olamendi Torres),(墨西哥);卡马拉•钱德瑞克丽娜(Kamala Chandrakirana),(印度尼西亚)和爱莲•泽林斯卡(Eleonora Zielinska),(波兰)。

2.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委员会由独立专家组成,他们负责监测《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执行情况。

3. 索亚塔•梅加(Soyata Maiga)律师,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妇女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特雷西•罗宾逊(Tracy Robinson)女士,美洲人权委员会妇女权利报告员和卡利恩•舍勒(Carlien Scheele)女士,欧洲理事会性别平等委员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