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裔问题专家工作组成员米里亚娜•奈切夫斯卡(Mirjana Najchevska )在人权理事会第24届会议上的声明

2013年9月24日

主席先生,
尊敬的代表们,
女士们,先生们,

一个月前,我们迎来了马丁•路德•金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五十周年纪念。我想首先向他为种族和谐和平等作出的无价贡献表示敬意。

今天,我将代表非洲裔问题专家工作组向各位介绍三份报告:首先是工作组第12届会议的报告,然后是对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和巴拿马的国别访问报告。

我将首先从工作组于2013年4月22日至26日在日内瓦召开的第12届会议说起。我们在届会上通过以下方面对“承认非洲裔人”的主题进行了探讨:

  • 教育、
  • 文化权利
  • 数据收集

在本次会议上,我将强调“承认”的重要性及其作为“非洲裔人国际十年”主题之一的相关性。

承认非洲裔人是一个独特的群体对增强其可见性至关重要,并可以因此充分实现他们的人权和基本自由。

这需要承认非洲裔人历来都是全球特别容易受到种族主义侵害的群体。

这也意味着承认他们对全球发展的贡献、他们共同的历史、文化和遗产。

必须通过教育和增强意识的措施使非洲裔人在国家宪法、立法、公共生活、媒体中得到承认。

主席先生,

承认应从教育开始。数百万非洲裔的女童、男童、妇女和男人大规模地无法平等获得优质教育。

教育权对非洲裔人至关重要,不单单能使其摆脱历史排斥和歧视,还能使他们享有自己的文化、传统和知识并使其得到尊重。

非洲裔儿童在学校里被种族主义者欺负时,常常只能默默忍受。学生们的学习环境中不应该存在持有种族主义和敌视态度的老师和同伴。他们应该免遭这类行为的侵害,肇事者应受到惩罚。

很多情况下,居住地决定了我们就读什么学校。贫困社区提供的教育质量通常不高。应该仔细评估并处理居住模式对入学的影响问题。

各国不应止步于建造学校,应更加关注于教育的根本目标:确保平等的机会、平等的成就和成果以及社会流动性。

各国应该修订及制定课程和教学材料使其尊重并承认非洲裔人历史,包括跨大西洋贩卖奴隶行为。

各国应该与联合国机构合作来促进并尊重非洲和非洲裔人的文化、身份、物质和非物质遗产。

数据收集是克服历史上非洲裔人面临的“社会隐形”问题的一大有利因素。数据对于确定一个群体存在于特定国家并评估他们的大体状况至关重要。

数据也有助于制定并监督种族平等的政策,比如国家行动计划和积极行动政策。

同样地,分类数据对于调查种族歧视案件极其有益。同时,数据收集还彰显了监督歧视的政治意愿。

我想强调,隐私权和为了促进种族平等而收集数据之间不存在矛盾。

各国应该取消宪法和法律中禁止搜集关于族裔、种族或民族的数据的规定,并应确保对数据的保护和隐私权,防止数据滥用。

主席先生,

下面我将简单谈谈工作组第12届会议中讨论过的其他重要问题,包括基于特别程序的行为守则和人权理事会授权工作组的任务通过工作组的工作方法。

我很高兴地告诉大家,工作方法已经可以在人权高专办的网页上查阅了。

我们还讨论了“非洲裔人国际十年”并促请联合国大会今年予以通过。

今天,请允许我问问大家,保护并促进非洲裔人问题的现状如何?

正如高级专员恰到好处地指出那样,全球的非洲裔人构成了一些最为贫穷和边缘化的群体,不论是许多年代前在恶名昭著的跨大西洋奴隶贩卖中流落到美洲的那些非洲人的后代,还是近代前往美洲、欧洲、亚洲和在非洲内部迁移的新移民。

对非洲裔人负面的陈规定型在世界各地的媒体中依然常见。

在当前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包括非洲裔人在内的移徙者经常成为住房和就业不足等问题的替罪羊。因此,我们发现排外态度渐长,并经常体现在暴力行为中。

在一些地区,非洲裔人还面临着一些新兴的挑战,比如武装冲突或大型工业发展项目导致的流离失所问题。

让我们不要忘了这一构成种族定性的严重问题,它与警方高频率地施行暴力、逮捕、囚禁和司法系统中的歧视现象密切相关。

对于主要为非洲裔年轻男子的一些人来说,种族定性可能产生致命的后果。

非洲裔人国际十年必定有助于克服这些问题。“十年”必将辅助各国、民间社会和国际社会一同在迈向真正的平等之路上继续前进。

我想强调一下,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已经建议起草联合国关于促进和保护非洲裔人权利的宣言,并将其作为“十年”的主要目标之一。工作组支持这一建议。

主席先生,

下面我将很荣幸地向您介绍工作组对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和巴拿马的国别访问报告。

我要感谢英国政府和巴拿马政府的邀请,并对它们在访问期间的帮助和在讨论中的开放表示感谢。我还要感谢所有提供了大量观点和经历的利益攸关方。

我们的调查结果、结论和建议是官方和民间社会观点的结晶,因此将反映各方的共识和分歧。我将在有限的时间内与各位分享我的主要调查结果。

对英国的访问时间为2012年10月1日至5日。英国的法律框架令人印象深刻,英国在反歧视倡议中投入了大量资源。

但是,除了以上的所有成就,我们询问的非洲裔人认为英国政府并未充分落实现有的政策和立法,并未能充分回应他们的问题。

英国和非洲裔人之间有着特殊的关系,包括殖民史、与一些非洲和加勒比国家长期的历史、经济和政治关系以及新的移民浪潮。

英国政府和社会应该承认奴役的遗产、英国移民史的影响以及非洲裔人在国家的建设和发展中扮演的角色。

国家政策和立法应该反映特定的历史和影响着非洲裔人的持续差异。

行动应该包括在缺少特别措施而无法克服结构性歧视的地点落实各类特别措施,还应包括大范围的提升意识措施和对合规机制的监督。

应对该国的课程进行审议来确保教育与文化相关、具有多样性并包括非洲的历史。

在2011年暴动中受到影响的社区的成员认为,非洲裔年轻人面临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因为种族主义、歧视和缺少机会。

为了扭转这一局面,积极行动政策对确保获得优质的教育和平等的机会十分必要。

报告还提到了政策的制定、种族定性、偏见以及关于过度使用武力(特别是针对非洲裔年轻男子)的指控等问题。

非洲裔年轻人极早进入刑事司法机构,并导致过早且迅速的定罪。

最后,为应对当前的经济危机而采取的紧缩措施可能危及英国在促进平等和多元文化方面取得的成绩。应对危机的措施绝对不能导致更多歧视,不能使弱势群体本已恶劣的环境更加糟糕。

主席先生,

下面是我演讲的最后一个部分,请允许我向您介绍工作组访问巴拿马的国家报告,此次访问于2013年1月14日至18日进行。

跟许多其他的拉丁美洲国家一样,巴拿马面临的挑战与其多元化的本质相关,而这也正是该国富足的源泉。

我们指出,巴拿马社会的一些部门拒绝承认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存在。

工作组认为,很不幸的是,没有一个国家完全不存在种族主义。为了克服种族主义,我们不应不承认,而应接受种族主义的存在。不谈论种族主义阻碍了公共政策的制定以及克服种族主义所需要的社会批评。

巴拿马已经通过了各种法律,并设立了一些机构。但是,非洲裔人明确地向我们表示,他们仍然是被边缘化和歧视的对象。

非洲裔妇女对非洲裔妇女是性工具这一持续的社会陈规定型表示谴责。这些关于族裔的偏见每天都被媒体放大。

非洲裔人因为司法系统的体制性歧视而在诉诸司法时陷入困境。

非洲裔人占被剥夺自由者的比例高得离谱。我们对不人道的监狱环境和过度拥挤的拘留设施表示关切。

非洲裔人和土著人民只能有限地分享当前该国的经济增长和国家发展,这加剧了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这一状况的证据就是这些群体内大规模的贫困现象和较低的生活水平。

我们不禁要问问自己,为什么这些财富没有惠及非洲裔人?

我们呼吁政府制定政策来确保经济增长可以平等且公平地惠及所有巴拿马人,并促进社会生活质量的整体提升。

我们很高兴得知积极的变化正在发生。巴拿马议会将在不久后就将种族主义和歧视定罪的法律草案进行辩论。我们对这一进展表示欢迎,并希望能通过并执行这一法律。我们相信英国和巴拿马会发现工作组的建议有助于其迈入平等且和谐的社会的工作和努力。

主席先生,

上述情况说明充分实现世界各地非洲裔人的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仍然任重道远。

正因为如此,非洲裔人国际十年的提议很及时也很重要。

我们必须保持自2001年德班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2011年《德班宣言和行动纲领》十周年纪念和同年的国际非洲裔人年以来不断加速的态势。

“十年”将是确保有效落实《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和《德班宣言和行动纲领》中的重要规定的契机,重点在国家层面。

拟议的“司法、承认和发展”主题是刚才我所谈问题的关键,可以指导“十年”的目标和活动。

今天,我呼吁大家支持这一行动。

最后,我要感谢巴西、荷兰和瑞典政府接受了我们的访问请求。工作组将于今年12月4日至13日访问巴西。我们正在与瑞典和荷兰政府接触,并为2014年访问这些国家安排尚未定夺的技术细节。最后,我们希望在2015年访问加拿大。我再次呼吁各国政府能迅速有效地回复国别访问的请求。

感谢各位的聆听。